申鹏:“起诉美国”,反遭泼油漆?

申鹏:“起诉美国”,反遭泼油漆?
大家都知道,我这个人喜欢 公平 。 你做初一,我要能做十五,你骂我,我也要能骂你,你说 中国病毒 ,我也得指着你的鼻子说 美国病毒 ,你起诉中国,我们也,得要起诉美国,这才叫 公平 。你不能为所欲为,却要求我单方面 克制 、 宽容 、 谅解 。 不能你撒泼,你耍流氓,我反而要讲道理、有礼貌、好好说话,这不公平,这叫 欺负人 。 我国很多传统的文科知识分子的论调,就是在 欺负人 、 耍流氓 ,他们要我们不要 妖魔化美国抗议 ,可是美国当初是怎么对我们的?现在是怎么对我们的?他们要我们和美国好好沟通,理解人家的需求,听美国总统的话,有利于 世界和平 ,可是,到底是谁不断污名化中国,到底是在破坏世界和平啊? 对美国的无耻行为百般宽容、洗地,对本国人民的愤怒却百般打压,诸公的屁股到底在哪边啊? 美国总统大喊 中国病毒 的时候,他们不说话;美国国务卿叫嚣对中国索赔追责,他们不说话;美国律师起诉中国延误疫情控制,他们不说话;美国议员扬言将中国告上法庭时,他们不说话;当中国南开大学滨海学院一位英语老师要把美国告上法庭,索赔9.6万亿人民币的时候,他们 友邦惊诧 了。 他们对这位老师百般嘲讽、攻击,甚至在他家门上泼漆,危害他的安全。 精神美国人 ,已经嚣张到了这个地步! 我想是,这位王老师作为个人, 起诉美国 ,违法了吗?有违道德了吗?既然都没有,为什么人家不能起诉美国?为什么美国议员可以起诉中国,中国教师不能起诉美国?你反对他,可以光明正大地站出来辩论、写文章,提出你的不同意见。但线下进行这样的威胁是什么行为?黑社会行为!干这种事情的人,该被 扫黑除恶 ! 现在,双方已经完全没办法沟通了。 哪怕我们想沟通,想讲道理,他们也不会给这个机会的。这位老师只是扬言要起诉美国,就遭到了线下攻击,油漆泼门。 南京有位艺术家,只是说要给方方铸个跪像,什么事都没干,就有学术圈、文艺界的大佬要起诉他,甚至要上门揍他一顿。那位南大教授、文艺圈大佬杨骏,既是央视的导演,又是坚定的 蒋公粉 ,天天 南望王师又一年 。 新民周刊编辑,因为扒了湖北大学梁艳萍支持纳粹、支持军国主义的劣迹,居然被方方和各路文艺、传媒界人士围攻,最后被新民周刊 换掉 ! 各位请看,某些人一口一个 XX余孽 ,污名化爱国的年轻一代,但他们自己是用什么手段打击报复的?举报、开除、扣帽子、污名化,然后单方面宣布胜利。这一手,年轻人真的不如他们。 斗争形势真的很严峻,虽然如今的年轻一代崛起,更有理想,更有见识,也更有斗争能力,但他们没有权力,没有社会地位,在这样的交锋中,最终还是会落到下风。更糟糕的是,爱国者要遵纪守法,但 恨国党 擅长耍流氓,他们有 朋友的帮助 、 某公的支持 ,他们甚至可以到线下去约架打人。爱国者没办法用同样的手段。一旦和他们一样,就会被迅速污名化成 爱国贼 。 他们玩弄文字游戏的水平不低,往往能够避重就轻,颠倒黑白,你说爱国,他就说你爱国贼,你说要有民族自信,他就说你极端民族主义,你说要强硬一点,他就说你 昭和男儿 ,你说要理性,他就是你是 被洗脑的机器人 ,你说要向群众学习,听取群众的意见,他就说你 乌合之众,XX余孽 。 昨天,我参加了一个论坛,谈的是 新启蒙 ,各方都表达了自己的意见,我不过说了一句 知识分子垄断话语权的时代过去了,不断成长的人民更能启蒙知识分子。 结果当场就有几位文科学者表示不满,似乎我捅了马蜂窝一样 我当时就明白,这回,咱们论的不是是非,而是敌我。 但凡一口一个 言论自由 ,都是最不想让别人说话的。他们不接受批评,不接受平等的交流和讨论,从来不听民众的意见,却还怪人们没有给他们言论自由。 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要排斥过任何人,更没有想过分什么 敌我 ,我们总想把朋友搞得多多的。但现在看来,这个想法幼稚了,我们不分敌我,他们是要分的。你不得罪他们,他们最终也是要打上门来,因为 民主 之后XXX,是他们的信仰。 绥靖没有好结果。 我们和他们,终究不是一路人 。 恨国党、带路党、公知们过得越好,对于普罗大众就越不公平,对于爱国者来说,就更不公平了 。我的几个自媒体朋友,只是客观中立说了这些事情,结果文章都被莫名其妙删了。所以,大家都睁开眼睛看一看,到底是谁不想让人说话? 我不希望这些事悄无声息地平息下去,我希望双方能够正面刚起来,堂堂正正论战也行,比本事也可,我们把几十年来的许多事情好好说个清楚明白,我希望大家都把心里藏的东西拿出来晾一晾。想要什么、想做什么,都堂堂正正说给大众听。 我倒要看看,他们的屁股,到最后是不是挂在树上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